學院首頁 學校概況 四亿彩票主页 教學科研 招生網 就業網 交流合作 四亿彩票注册

首頁 身邊的榜樣 新闻詳情

榜样 | 刘娜:能码砖敢自黑的“娜姐”

編者按:

  人總是需要一點精神力量來支撐的。
  偉大的時代呼喚偉大的精神,崇高的事業需要榜樣的引領。
  先進典型是有形的正能量,也是鮮活的價值觀。在城院,在我們的身邊,總會湧現一些閃耀著奮進之光的人,他們用使命與責任擔當生動诠釋了城院人的理想信念、實幹擔當和敬業奉獻的精神,爲我們做出了表率與示範作用,使我們能夠時時看到奮鬥的目標和參照物。
  本学期起,党建办将联合相关单位推出“寻找身邊的榜樣”专题,选树优秀师生团队和先进个人典型,深入挖掘优秀事迹,用典型说话,用榜样引路,着力弘扬学院正气。
  今天推出“寻找身邊的榜樣”第7期,主人公是2018年“四川教师风采”典型代表刘娜。
  5月30日,教育導報第四版整版刊登了劉娜老師事迹。
 
 
能碼磚敢自黑的“娜姐”
?——記四川城市職業學院藝術設計學院教師劉娜

  ■教育导报记者 何文鑫 文/图
 
  跟著師傅一刀一式學碼磚,臉和手曬得黢黑,搬鵝卵石導致肩膀脫臼,卻打著繃帶繼續幹。……很難將這樣的畫面與眼前穿著素雅的女士聯系起來,更難以想起“藝術”這一符號。
 
  淡藍色衫衣、黑色裙子、紅棕色的發梢,偶爾一側身,脖子上的項鏈會閃耀細碎的光芒。然而,這一切在去年暑天,都與這位名爲劉娜的藝術系老師無緣。
 
  “你要是穿著高跟鞋去工地談事情、幹活,會遭師傅白眼。”劉娜說,那樣會顯得自己很不專業。
 
  四川城市職業學院藝術設計學院環境藝術系主任劉娜帶著學生到工地跟建築工師傅學碼磚,既是爲了備賽需要,也是爲了挑戰自己,熟悉專業所及的完整流程。大熱天,“抹防曬霜都不管用”,“感覺自己像個包工頭兒,累了就一屁股坐地上。”爲了省錢,學生用過的磚,幾位老師敲掉水泥,循環利用。
 
  她經常打斷學生的“高貴”夢想。“你以爲設計師就是開跑車、喝咖啡,拿蘋果電腦做設計?”“只能說你電影看多了,現實點,年輕人。”劉娜認爲,晚說不如早說。
 
  敲碎了夢,還得重建。這只有靠立穩專業學習的每一方立柱。手機刷屏時代,低頭族不斷蔓延,學生的專注力下降。爲了調動他們的注意力,上午三四節課時,劉娜不惜自黑。“來,看看,今天中年阿姨還是化了妝的,沒有敢素顔面對你們。”身爲藝術系老師,著裝的重要,不言而喻。
 
  很拼,沒有架子,以身試“險”做示範,但專業要求也相當嚴格。
 
  學生都叫她“娜姐”。
 
要想學生會,先得自身有功夫
 
  單就文化成績看,職校學生落了普通院校學生一大截。“好動”也是他們的一大特點,“自控力弱”。有些學生甚至會隨身帶著鍵盤,課上悄悄打遊戲。
 
  “被動學習”中,考驗的是老師的十八般武藝。“真的是什麽都要會一點。”劉娜說,很多時候是靠老師的個人魅力來吸引學生選課和專注課堂。講的知識還需要盡量轉化,貼近他們的生活,這促使她去了解社會百態。
 
  往往一堂課開始,要講點趣聞,活躍氣氛,不然接下來的課會一片沈悶。她激動地說,前段時間,網上廣爲傳播的視頻,一個小學校長在學生的課間操上都要搞出花樣,弄得有趣,娃娃才喜歡。
 
  除了拿自己開涮,以身示範也能發揮作用。去年9月,學校推行上課時手機放專有袋的制度,學生比較抵觸,離開手機就魂不守舍。劉娜每次上課就吼一聲,“1號位是我的哈,不要跟我搶。”學生被具有自黑魄力的娜姐逗樂了,也跟著效仿。一年下來,除了必要的設計所需,學生已很少在課上玩手機。
 
  “要讓學生聽你的,你就要比他們懂得更多。”劉娜說,老師一開口,學生會判斷這個老師有無水平,有真功夫他們總是佩服的。
 
  她大學學的是美術教育,工作後根據需要又考了四川大學景觀設計專業的碩士。去年,她花了好幾千元買網課,學習最新的設計內容。“學生的成長有賴于老師的成長。”在劉娜看來,最新的技術和樣式才能幫助學生適應社會需求,而不是出了校門就失業。
 
  提起藝術,人們腦中首先閃現的是“小資”“格調”“白領”等高頻詞彙。劉娜也曾經這樣憧憬過,但生活遠不止有“詩”,還有“苦幹”和“風雨”,教學也一樣。
 
  去年,她帶領學生去參加全國高職園林景觀設計大賽,涉及施工。平時,一般設計稿都在電腦上完成。學校的課程也偏向設計,施工或動手實操乃成短板。劉娜向學校申請,請工地磚工師傅來教師生碼磚。
 
  告別裙子和首飾,一身短打,劉娜先上陣,一磚一刀,絲毫不敢怠慢。兩個月下來,瘦了一圈,膚色黝黑。“我自己不會的話,到時學生問怎麽弄,我就出洋相了。”她忍不住笑出聲來。城市出生的劉娜,以前從沒幹過這些,也沒想到有一天真的會“搬磚”。
 
  學生也受不了,大呼“曬慘了”。參與搬磚和碼磚的2017級學生陳志宇說,對體力也是一大考驗。“但上了工地後,會對自己的設計了解更全面,也會加以改動。”
 
  這也是劉娜經常告誡學生的,畢業後,多數人會從最基礎的工作做起,如果你去工地與施工師傅交流,先不說會不會操作,對流程都不熟的話會被嗆。“你如何驗收?”
 
  現在學生心理似乎更脆弱,有時壓力大,劉娜也會“以身示範”開導他們。她分享自己談項目失敗後的挫敗感和無助,分享自己面對紛至沓來的事務時的應對之法。有些學生獲獎了,也不滿意,因爲沒拿到一等獎。看到這樣的學生會心痛,因爲他們很要強,也好學,但也易被摧折。
 
  “你拿了二等獎都覺得委屈,你是准備讓沒拿獎的同學不活了?”劉娜說,學生眼界窄一點,盡管網絡便捷,許多信息在屏幕上即可觸及,但看到的畢竟有限,理解力不夠。她擔心他們做不好。
 
職業教育不能關起門來辦
 
  最初給職校生上課,從教材到教法,都是先因後果,即理論和基礎原理先行,操作隨後,且量少。
 
  2014年,到城市職業學院後,劉娜參與推動教學改革,修訂人才培養方案。實訓逐漸增多,學生先操作,激發他們進一步探索的興趣。“這是職業教育的內在要求。”劉娜說,教學不可能成爲一個封閉的系統。
 
  一些學生在學校覺得自己已經學得很不錯了,但去一趟市場就“蔫”了。帶學生去建材市場試手,是劉娜課程中的重要一環。她讓學生去問價、選材,學生卻不知道開口說什麽。劉娜便示範如何說自己的需求、如何挑選和砍價。
 
  與其他職業院校的交流是找差距、擺脫學生稚嫩狀態的又一途徑。中職學校的學生在動手能力上往往比剛入校的高職生強,與成都市技師學院交流時,別人的操作常讓城市學院學生沒話說。
 
  當人家問到他們多少項目是在校內完成的,産生了多少經濟效益,往往也不知如何回答。“意思再明白不過,你們與企業合作緊密嗎?能出産值嗎?”劉娜說。
 
  人才培養方案很明確,就是要培養社會需要、企業需要的人才。她牽頭成立的文創工作室,成爲連接企業和學校的橋梁。采訪那天,走進工作室,桌上擺著烙鐵畫,幾個學生正在搗鼓。學生袁茂介紹,之前眉山市一家協會定做了八九十個這樣的畫。他們還做過衍紙作品。
 
  劉娜通過自己的人脈,拉了不少企業訂單。做的過程中,其實也是熟悉市場的需求,學習與人打交道。“工作室這個平台縮短了學校和市場之間的距離。”她的學生,不少人課後就往工作室鑽,做圖紙、做設計。采訪中,學生直言不諱地說,能掙錢,還能提高以後掙錢的技能,何樂而不爲。有時候,交貨在即,他們甚至熬通宵、睡沙發。
 
  工作室現有4名教師,常來的學生保持在兩位數以上。學校新校區內部的裝修設計和景觀是他們做的,如今又與大面社區洽談社區景觀改造的項目。
 
  實訓內容增多,與企業的聯系逐漸增強。現在合作的15家企業也給出不少建議,學校便及時調整。比如以前3DMax很火,但現在又必須加入3D建模等課程。
 
  劉娜自己也從中受益。“很多思路和作品是在工作室與學生互動中形成的,參賽時就直接拿出去。”這讓她不敢吃老本,得與後生們一同“較勁”,才能回應他們需要的指導。
 
  近年來,職業教育大力推行“雙導師”制教學,城市學院也及時跟上。去年開始,劉娜所在的專業直接聘請工人師傅來課堂。“他們會講到很多實用經驗。”她舉例說,園藝工人會告訴你,在四川,哪些植物更易成活,栽什麽樹需要挖多深的坑,親手示範,學生也容易掌握。根據市場需要要求學生,“他們畢業才不會失業。”
 
  校企合作,開展教學時,也在觀察學生,爲自己儲備人才。一些設計師在課上與學生互動,學生還沒畢業,企業就已經鎖定了能力強的“員工”。
 
  以賽促練也是走出校門的一種方式。袁茂說,出去比賽,看到專業前沿的動態,看到了差距,眼界開闊了,自己也就明白了努力的方向。以前在省內,她和同學們還覺得自己能力不錯,也拿過很好的名次。
 
  “參加比賽,不斷找差距,不斷改進和提高。”劉娜的省級精品課就是這樣誕生的。
 
“生活才是最好的老師”
 
  剛開始走上講壇,劉娜心高氣傲,一把尺子舉得老高,一個刻度量所有學生。
 
  “後來想想,有點不人性化,每個人畢竟都不一樣。”劉娜現在的工作室有兩名男生,做設計圖是公認的“大佬”,但就是不擅長與人交流。按照以前的思路,她覺得這樣的人以後到企業去了,咋混呢?工作經曆和與企業打交道的實踐,讓她明白,即使企業,需要能說會道的銷售人員,也離不開技術過硬的設計師。
 
  “會作圖也是一項生存技能。”她又舉例說,有些同學做設計就讓人著急,急到跺腳。但轉念一想,人家腦瓜靈活,別看教室裏悶著不開腔,一去市場砍價,去企業談合作,那真是讓你刮目相看。
 
  一把尺子就此有了多個刻度。一些必讀書也不再做硬性要求,劉娜只是鼓勵學生多讀,多去關注市場動向、設計潮流。有能力、有志趣的,就多推一把;志不在此或精力遠遊的,要求達到基本標准就行。這是否因爲職業倦怠和對學生的失望而幹脆放棄?
 
  不然,劉娜對學生的基礎能力看得更重要。自我學習,從被動接受到主動探索,是基礎能力的核心。與企業接觸增多,劉娜了解到,企業不可能像學校這樣留足空間和時間,讓員工充分學習。收回的調研表表明,企業想要的是員工能在工作的同時,不斷自我更新。
 
  就藝術設計,流動的是風格,不變的是設計者的基本技藝,要懂得整個設計流程,設計圖要在“高開”和“低走”間尋求平衡。在她看來,專科生文化理論不如本科生、研究生,在藝術妙思上也遜色不少,但是技術上不應該看輕自己,要學得更紮實才行。
 
  “生活才是最好的老師。”劉娜告誡學生,光有實操經驗是不夠的,你需要走出樓來,走向社會,那裏有更高水平的人,有你想不到的設計。
 
  工作室之前長期沒有固定點,經常搬“家”。劉娜記得有一次搬到一個庫房,裏面亂糟糟,還有黴味刺鼻。學生花了好幾天騰挪東西,設計和裝飾。等她走進去,一堆專屬杯子中,有一只寫有她的名字。“他們很喜歡這個地方,平時做作業都是‘貓’在這裏。”劉娜與工作室學生交流多,在她的鼓勵下,差不多一半的學生都會選擇專升本,也有不少人拿了省級比賽的大獎。
 
 即便接的項目愈來愈多,她卻並不鼓勵學生創業。就自己的觀察,劉娜認爲,藝術創新已經挺難了,創業的經曆具有更多挫折和失敗,一般人撐不住。而且,家庭狀況、社會資源和專業能力、判斷力等,都影響著創業。
 
  外間熱鬧,社會浮躁。她告訴學生,不要沮喪和抑郁,要盡量保持愉悅的心情,同時要打牢專業基礎。避免喧囂,卻不是爲了封閉。相反,劉娜經常“趕”學生出去。
 
 “多出去走走,看下城市設計,你去太古裏坐坐,去看下人家名牌的設計和櫥窗風格。”她說,搞景觀設計的,你不去看看蘇州園林和故宮,去了解設計師,對人家風格進行拆解,你怎麽可能提高呢。“不要把自己定位成一個工地施工員,等到該你上時,你要有眼光和格局。”
 
  袁茂去上海和廣州遊覽過,觀察城市規劃,她正在准備升本科。陳志宇去太古裏發過呆,去西安秦始皇陵感受過神秘。
 
  “去嘛,出去嘛,隨便遊覽,坐一坐,發個朋友圈也好看些。”劉娜說,景區學生證可以打折,大學不用就太浪費了。
 
  同學們知道,“娜姐”又在搞笑了。

  新聞鏈接:http://jydb.scedumedia.com/web/home/detail?PublicationID=29&publicationType=2&IssueID=201929086

通知公告更多

城院周報更多

  • 四川城市職業學院2019年宣傳片

  • 四川城市職業學院2018學生結訓典禮(資料)

  • 新華網|習近平這樣慶祝黨的97歲生日
  • 川观深度 | 省委全会刚刚开了,怎么学怎么干,这些报道快收藏学习
  • 習近平出席博鳌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開幕式並發表主旨演講
  • 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選舉産生新一屆國家領導人
  • 綜合消息:國際社會高度關注中國選舉産生新一屆國家領導人
  • 人民的信赖 郑重的誓言——记习近平当选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并进行宪法宣誓
    
热门关键词:四亿彩票注册登录| 四亿彩票注册| 四亿彩票官方版| 四亿彩票可靠吗| 四亿彩票app| 四亿彩票开户| 四亿彩票网址| 四亿彩票官网| 四亿彩票登入| 四亿彩票手机版| 四亿彩票主页| 四亿彩票平台| 四亿彩票网站| 四亿彩票官方平台| 四亿彩票网|